2010年4月24日,周六, 我爱山野,时刻行动

在这个气温变幻不定的春天中,上个周六是难得的晴日。国际长城之友协会会员和BLACKYAK公司全体员工以及户外联盟网站的朋友们,一同来到怀柔桃峪,进行“我爱山野”环保清洁活动。全体人员分成前后三组,对桃峪-箭扣段的沿途山路垃圾进行了清理,整整捡拾了十几袋垃圾。志愿者的辛勤劳动让山野环境变得更美好,在山顶上合影留念,大家忍不住齐声喊起了“不爱长城非好汉”!

记录三个活动中的小插曲,也算是从不同侧面对这次环保活动做一个小总结:

干一次“肮脏”的工作

到了桃峪,在村口集合,依照惯例,由威廉做简短的讲话。威廉先从儿子汤米的故事讲起。威廉说汤米最爱看的一个节目是Discovery频道的Dirty Jobs(肮脏的工作), 主持人Mike Rowe亲身体验美国各种各样最肮脏的工作并介绍从事这些肮脏工作的人们。这些工作看起来肮脏,让普通人难以忍受,但它们确是和我们的日常生活密切相关,每天必不可少的,从事这些工作的也都是普通人,他/她们平凡而普通,正是有了这些从事“肮脏”工作的人们,才能让我们生活的更美好(average folks tackling extraordinary tasks that simply must get done……all the often-unpleasant functions someone is shouldering to make your everyday life easier, safer — and often cleaner…… 威廉说,我刚翻山过来,看到路上的垃圾比以往更多了,欢迎大家也从事一次“肮脏”的工作,我们今天要捡拾的垃圾很多很脏,虽然我们今天只做一次,但是我们身体力行,还有“我爱山野”网站,通过网络宣传可以影响更多人关注环境,保护环境,我们就可以让山野变得更美好(We do a dirty job, help to make a better world 

“瞧瞧,这地球”

活动开始,根据山路的险峻程度,我们分成三组,威廉带着杰米,布来亚克的吴斯等人在第一组,先到达最陡峭的地段,开始捡拾垃圾。山路上最多的垃圾是游客随手扔掉的塑料瓶,还有一些牛奶铝箔包装和小食品塑料袋。垃圾并不是都在山路上堆积,日积月累,很多垃圾被大风和雨水冲刷到很陡的山坡里,大家只好很小心地下到山坡下、钻到树丛里,尽可能地把垃圾都捡回来。很快,威廉带的一个大垃圾袋就装满了。在一个平台上,威廉又把垃圾袋里的瓶子倒出来,一个个踩扁折叠压缩,这样一个袋子能装下平常的三倍。尽管这样,垃圾袋还是给撑破了,再继续往缝隙里,塞的鼓鼓囊囊。我先到上边找个大石头坐稳拍照,过半天威廉走上来,单手托着大垃圾袋举给我看,用他贯有的幽默说:瞧瞧,这地球!(Look, globe 威廉的意思很明显:这真的不是开玩笑,如果我们不关注环境问题,总有一天,我们美丽的地球也会变成一个垃圾遍地的星球。部分游客随手扔一个塑料瓶对自己来说很省事,但这些游客的行为对其他人会带来恶劣的影响,每个人的随手之举汇合起来最终会带来生态环境的灾难。1968英国生态学家加勒特·哈丁教授(Garrett Hardin)写出的著名论文《公地悲剧》The tragedy of the commons对我们有深深的启示。

村里似乎还缺少一块正面警告牌:

    在山路上还碰到了另一件事我想写一写:我们在第一组,威廉和我大步流星在前头,很快就把其他人甩的很远。在一段山路上,我们碰到另外4个游客,看样子他们是一大早上山的,这时正好下山。山路很狭窄,我们只好停下错开让路,那4个游客里有一位女士,手里举着一把刚结花骨朵的桃枝(我估计是她在山上折的,但不是在现场亲眼所见)。威廉再一次发挥了他的倔劲儿,对那位女士说:嘿,不应该折那些树枝,如果大家都这样,山上就无花可看了。。。。。。那位女士佯装打手机背过身去不理,那几个男的在后边瞪着威廉,当时场面有点儿尴尬,在前头的男的打圆场,说这折花枝确实不应该,快走吧,然后大家就错身而过,他们赶紧下山,我们继续上山去捡垃圾。这个场景我没有拍照,一来不是在折树枝的现场,如果在现场肯定要当场制止。第二中国人比较好面子,一般不愿意接受别人的当面指责,我要是再举着相机对着那女士一通拍照,没准儿当场能引起点儿小冲突。尤其是在半路上碰到的,还真不好用推论认定的办法确认就是她干的。 但这个场面倒令我想起了另一个事情,就是美国亚利桑那石化森林国家公园的故事(《读者》上的一篇文章):亚利桑那州石化森林国家公园的游客经常会看到这样的告示:“您继承的遗产每天都在减少,每年有14吨硅化木失窃,尽管您一次只捡一小片。”,看来是经常有游客随手把硅化木碎片带走,严重威胁了公园的生态,公园管理方为了制止这种行为才竖立了告示牌。这个初衷是好的,但是管理人员忽略了它其实是个负面性的告示,它让人们看到了不当行为的普遍性,因此人们反而不会去改变自己的行为。研究人员做了个实验,制作了两种告示,一种是劝说性的负面告示,同时传达了偷窃行为的普遍性,上面写道:“很多游客偷拿了硅化木,破坏了公园内的自然景观。”文字旁边再配上部分游客弯腰捡拾化石的照片。 另一种是正面的警告性告诉,上面明确说明:“保护公园的自然景观,禁止捡拾公园内的硅化木!”同时配上画上红叉表示禁止的照片。实验结果出乎公园管理方的意料:未张贴任何告示的地方木片失窃率为2.92% ;张贴正面警告性告示的地方失窃率仅为1.67% ;而贴有负面性告示的地方失窃率高达7.92% ,简直是在鼓励偷窃。 这个实验结果说明,当说服过程影射不当行为的普遍性时,效果可能就适得其反。因为在这类情况下,最好避免运用反面案例,而是应该直截了当地告诉人们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 我想在桃峪这个地方,已跟十年前我们来的时候大不一样了,随着社会的发展游客的增长是不可避免的,但村里能否增加一些设施,对折花枝这类事情,也在上山的入口处放置一块正面的警告牌,明确告诉游客:“山野树木开花期间,严禁折花枝” ,或许这样,在游客上山前即能有一个明确的心理提示,在采取不当行为时会自己注意。 当然,中外的思维方式可能不太一样,但为了保护山野环境,无论政府还是NGO组织,都可以继续探索更有效的环保办法。

图文 朴铁军 2010426日(星期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