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希腊帕特摩斯岛(系列)三

 

“他们都升天了!”这个修士说

与圣约翰修道院院长合影,并接受他共进午餐的邀请。

 

"餐厅“是修道院的第二重要的地方。

教堂多多

    宗教对一些人来说是生活的全部,对另一些人是生活的一部分,对我而言只是一种文化--一种他人的文化。

    刚来到帕特摩斯岛的第二天,我们就去了圣约翰修道院。路边一个徒步指示牌上说:去修道院45分钟。可我们却花了一倍多的时间,不时回过身子拍摄随着"登高"可以"远望"的景色,加上一路上大大小小的教堂(在修道院周围不到5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就建有40座教堂)、典型的希腊平顶民宅,高高低低、白墙蓝窗,都一一定格在我的相机里。

    威廉盖洛有一张老照片上是两座教堂,图片说明是:"这是364座教堂中的两座并排而立的教堂。"不知当年老威廉少数了一个,还是在119年间只增加了一座。帕特摩斯岛旅游指南中记录的教堂数是365座。我算了一下平均每8个人一座教堂。

    修道院是僧侣生活祈祷的地方,圣约翰修道院是男修道院一共16位修士。修道院里有五座教堂。我们来到修道院"堡垒"时,大门是敞开着的,可里面的博物馆,则铁将军把门。好不容易等来了一个黑袍黑帽、雪白胡须的僧侣,由于相互语言不通,手脚并用也无济于事。这是我突然想起了老威廉的老照片。马上拿出了两张有僧侣的,还在纸上写:1894。这下他明白了,他使劲摇头,双手伸向天空。他大概以为我们要找这些百年之前的"兄弟",而他们已经升天了。正巧一位会说英语的"实习僧侣"路过,他没穿黑袍,只戴了一顶普通的针织"西瓜帽"。不知他是为了显示他的英文水平,还是他"实习"阶段的职责和义务,给我门大讲了一通他的世界末日的观点。最后他至少把我们介绍给了修道院院长。就这样,我们用两张老威廉的照片复印件,换来了一周后与院长和其他修士共进午餐的机会。

    修士们虽然生活简朴,尽量放弃不必要的物质享受,但身体是永恒灵魂的载体,所以健康还是很重要的。修士们聚餐场所是"教堂的延续",是第二重要的地方。"餐厅"里庄严神圣,穹顶上全是12世纪晚期到13世纪初叶的绘画,墙壁四周也挂满了这一时期表现主和他的门徒的油画。两张大理石的条桌,在吊灯下镌刻的花纹清晰可见。因为这是男修道院,女人不允许与修士同桌用餐。我被安排与一位女士在储物室旁边的一个低矮的小屋里。事先知道,僧侣们自制面包,吃素。可是端上来的食物有炸薯条、炸鱼块、西兰花和菜花;甜品有橘子香蕉,还有桂皮味浓郁的小点心。听威廉出来说,他们还有红酒喝!据说赶上过周六,平常只有面包和清水煮白菜吃。在用餐的同时院长还带领着修士们祈祷。两个儿子出来兴奋地向我"汇报":修士餐厅和哈利波特电影里的魔术学院的大餐厅一模一样!

(待续)